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佤邦庆祝和平建设三十年,缅北形势仍不乐观

军事 rock 2560℃ 2评论

佤邦

佤邦联合党中央领导人会见缅甸政府及军队代表团 (资料图)

近日,在缅甸首都内比都召开的缅甸国防军新闻发布会上,缅军“真实消息宣传组”主席梭奈乌少将向媒体表示,军队并未全面接受缅北联合阵线4支民地武(克钦独立军KIO/ KI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果敢同盟军MNDAA、若开军AA)给出的双边停火协议草案,将就该事宜进行进一步协商,同时将2019年4月30日到期的停火协议推迟到6月30日。

在此之前,2019年4月15日至17日,缅甸第二特区在首府邦康组织了阅兵式等各项活动,并邀请了缅甸政府、军方、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中国政府、外国驻缅大使、联合国组织以及各路新闻媒体参加,展示了佤邦三十年经济和军事建设成果。在佤邦庆祝和平建设三十年活动期间,缅北地区保持了基本和平稳定的局面。但随着4月30日停火协议到期,缅北的局势又一次面临严峻考验。

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我们或许可以对缅北局势与走向,做一个简单分析。

1 缅北和平形势并不乐观

此前的和平建设三十周年庆典,佤邦曾邀请一系列缅联邦政府大员参加,包括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前军政府首脑钮钦都在邀请之列。但是最终赶赴邦康的政府官员,却仅有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吴登座,劳工、移民和人口部长吴登瑞,以及缅军掸邦安全与边界事务部长腊欧上校。

应该说,此次佤邦联合党发出的和平意愿是真诚的,就连缅方任命的果敢地区官员白所成也收到了邀请。但缅甸方面,特别是军方反应淡漠,东北军区将领均未应邀参加,甚至当年促成缅北和平的钮钦大将,也因各种原因未能出席。并且据当地消息,南佤171军区的代表团因受缅军阻挠,未能北上邦康。这些都体现了现阶段缅军对佤邦事务的消极态度。

近十年来,缅军越来越倾向于用武力解决缅北问题,2009年利用果敢兵变拿下首府老街,继而在2015年大举进攻果敢同盟军,将其挤压在中缅边境一块狭小区域内,实际上基本消灭了彭家声这一支武装力量。

从2011年到2017年,缅军对第三特区克钦族独立组织发动十余次进攻,充分利用优势空地火力,先后夺取了克钦总部拉咱外围一系列战略要地,使克钦军处于被分割包围的状态,极大削弱了克钦军的实力。

2019年年初,伴随印度总统莫迪访问缅甸,与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达成双方合作清缴跨境民族武装的协议,缅军与印军在印缅边境地区发动了“日出行动”,对克钦、若开等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清缴行动,意图进一步挤压后者活动空间,最终解决这一问题。

近日缅甸政府发言人表态,称政府无法干预军队的停火期限。就此看来,即便缅甸国防军与缅北联合阵线继续进行双边磋商对话,缅北地区的和平形势并不乐观。

鲍有祥

曾经佤邦街头的鲍有祥与缅军钮钦大将的巨幅宣传画 (资料图)

缅北的基本态势是相对稳定的。尽管近年来缅甸政府军频繁在缅北地区发动攻势,通过一系列战役达到了有利军事态势,但在佤联军控制地区并未敢越雷池一步。此次三十年大庆阅兵式可以证明,佤联军仍是缅北地区最强大的地方武装组织,不是缅军可以轻易拿下的。

在外部安全形势持续恶化的时期,佤联军一直是佤邦的重点建设方向,特别是2009年果敢“8·8”事变后,佤联军战训管建能力持续大幅度提升。综合媒体消息,佤联军目前现役部队约3.3万人左右,预备役部队1万人,民兵4万人,下辖9个作战旅(其中北佤地区4个旅,南佤5个旅)和1个总部直属炮兵团。

在编成上,已经从过去的山地轻步兵部队,逐渐转型为摩托化合成部队,以步兵为主体,配属地炮、防空、侦察、特战、通信等兵种形成合成部队。

在装备上,佤联军通过外购、自研以及与其他组织合作等方式,建立了可以生产、改装轻武器的兵工厂,装备了包括米171、单兵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和装甲车在内的大批新式武器。

在训练上,建立了包括参谋部在内的总部指导机构,设立了邦康军校和各旅教导队,为培养输送合格军官士官创造了条件。从佤联军近期各次演习训练可以看出,其已具备基本山地条件下协同攻防战斗,以及有限的特种作战能力。

佤联军部队平时训练严格、纪律严明、作风严谨,加之佤族等少数民族士兵吃苦耐劳、适应山地环境、熟悉佤山地区战场地形和气候特点,战斗精神强于缅军合同制士兵,单兵分队军事素质均强于缅甸国防军。

因此,随着佤联军军力的显著提升,缅军以及缅甸政府在处理佤邦事务上不得不更加谨慎,间接推动地区和平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

2 地区和平稳定考验各方智慧

近年来,缅北地区的经济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大量缅甸以及西方投资、援助源源不断进入缅北地区。中缅油气管道已经于2017年开始向中国供气,中缅经济走廊初见成效。中缅边境地区各地也取得长足进步,邦康、勐拉和老街等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中缅木姐、清水河等各个口岸贸易量逐年上升,缅北各族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佤邦地图

图中橙色部分为佤邦 (资料图)

应该说缅北地区经济发展形势积极向上,未来发展令人瞩目。但就在这种大趋势下,仍然存在一些隐忧。

缅北目前仍然是传统农业社会,没有自身工业基础,人民生活水平仍然十分低下。且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地形复杂、交通不便,替代种植的规模和层次不高,全面禁毒后,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玉石、木材等资源开采,以及开设赌场等畸形灰色经济。橡胶、水果等农产品与东南亚邻国间互补性较差,出口市场狭小,政策性风险较大。诸多因素导致了缅北经济结构单一,容易受到世界经济形势以及各方势力政治博弈影响。

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为保卫高度自治权所开支的军费,也给地区经济发展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佤邦总人口仅60万,其武装力量现役人数竟达3万之众。由于境内资源开发所得由各家自主分配,组织内部和组织之间也容易出现利益分配问题。

缅北政权的过渡也并非一帆风顺。缅北老一代民地武领导人年事已高,第二代领导开始逐步走上地区政治舞台。其中果敢白家白所成已经淡出政坛,由其子白应能主持大局;四特“和团会”已经完成交接,吴再林之子吴腾林继任总书记及总司令;克钦新一代领导开始在内部崭露头角。

但是作为缅北最强的一支民地武,佤邦还没有培养出一个可以接班的领导,这给强人鲍有祥退休之后的佤邦政局带来了隐患。

佤邦目前内部政治派系,大致可分为以鲍有祥为代表的佤山土官后人派、以肖明亮为代表的知青派,以及其他民族派系,中间围绕权力交接的敏感因素较多。近年来佤邦从全面推行中文,到大力提倡佤文、积极引入缅文,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由于特殊历史原因,佤邦长期分割为南佤、北佤两部,南部171军区长期重兵驻屯在外,中间被缅政府军隔离,中央和南部之间人员信息沟通困难。因此佤邦目前最大的隐患,不在于缅军的虎视眈眈,而在于如何处理好老主席退休后的内部平稳过渡,防止2009年果敢8·8兵变事件再次上演。如今,中缅经济合作步入快车道,这对于推动缅北经济发展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前提是必须长期保持地区的和平稳定,因此佤邦如何充分利用各种合作机制、交流平台,加强与缅甸及周边的合作考验各方智慧。

文/青萍 来源:南方周末

转载请注明:大发快3app邀请码_快3app安全吗_神彩|40° » 佤邦庆祝和平建设三十年,缅北形势仍不乐观

喜欢 (5)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默许缅军消灭民地武的策略后患无穷
    匿名2019-05-20 13:04 回复
  2. 缅军现在想打败佤联军,简直是痴心妄想
    匿名2019-08-31 12: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