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日本东京大学“解禁”军事研究 助防卫省打破科研“痼疾”

军事 sean 2570℃ 1评论

防卫省高校合作

现在日本的军事技术研发尚处于“冰河时期”,防卫省在军事研究中投入不少资金,却见效不大。首相安倍晋三常年钻研国防领域,深谙防卫省研发痼疾,因此积极推动大学参与军事研究。

被誉为日本最高学府的东京大学,如今被认为“沦陷”了。

2015年1月16日,日本《产经新闻》抛出一则爆炸性消息,称东大理事会认可学校进行军民两用技术的研究。1959年,东大最高决定机构评议会做出全面禁止军事研究的决定。在上述报道中,如今,东大55年的反军事研究姿态开始“崩溃”。

“实际上,这是一则被夸张曲解的报道,《产经新闻》的报道背后有其逻辑和目的。这则报道再次引发日本国内对于科研两用性的论战。”日本军事评论家清谷信一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可以看到,现在日本国民以及教师对大学参与军事研究的抵触情绪有所下降,这与日本政府近年重视军事研发有关,也涉及到日本防卫省资源不足的问题。”

被视为“眼中钉”的东大科系

东京大学信息理工学系2014年12月修改的《学科指南》称,“许多研究有军事利用以及和平利用的两用性。本学科的研究方针认为,每个研究者应该在良知之下,深刻理解研究的两用性,推进具体的研究。”

该《指南》过去的版本明文写道:“与军事相关的研究,一律不得参与。”而今,明确的禁令转变成暧昧的用语,因此被《产经新闻》夸张称为“东大解禁军事研究”。事后东大对外部门解释,虽然信息理工学系变更指南是事实,但是大学整体上并没有解禁军事研究。

一时间,舆论也开始指责《产经新闻》夸大事实。对此,日本一家大型报社的政治记者饭田哲也指出,事情并非这么单纯。“东大的信息理工学系早就被《产经新闻》盯上了。”

2013年4月《产经新闻》刊登题为《东大:忌避军事之巢》的报道,批判东大患有“军事过敏症”,碰到军事相关的课题就退避。报道中,其多次将矛头指向《学科指南》,因为东大明文禁止从事军事研究的只有这一学科。当年11月第185回国会的文部科学省委员会中,众议员柏仓祐司还引用此报道,批判东大的研究“意识形态偏颇”,认为东大身为国立大学,利用全国纳税人的资金,却拒绝在能够保障国人安全的国防领域进行研究。

其后东大代表在质询中表示,学校并没有明文禁止军事研究。东京大学所有学科都在《东京大学宪章》的约束之下,《宪章》只是规定:“大学的研究应该为人类的和平以及发展有所贡献。”

2014年7月,防卫省为了寻找自卫队运输机的故障原因,向东京大学教授发出邀请协助调查,然而大学方面以东大方针禁止军事研究为由予以拒绝。

饭田透露,虽然当时舆论有利于东大,但是安倍政府还是看不惯他们的表现,东大受到了巨大的政治压力。为了减轻“敌视”,东大在2014年12月悄悄修改了《学科指南》,只是没想到被《产经新闻》大肆宣扬出去。

引发争论后,东京大学校长滨田纯一在学校官网上发表了一则“耐人寻味”的声明。虽然他表示东大将坚持战后不参与军事研究的一贯立场,但是最后提到了研究的两用性,暗示不能因为研究有可能应用于军事就得回避,得看具体内容而定。

此外,滨田校长的《声明》中多次用到了“研究让国民安全和安心的技术”等国防推进派的“政治词语”。近年来,为了缓解“国防”和“安全保障”等让人联想到战争的词语,日本很多文件都以“为了国家和国民的安全”予以替代。所以有人担忧指出,东大表面是敷衍社会,其实正逐步解除参与军事科研的规则壁垒。

军事研究成为诱人“果实”

2015年6月,日本经产省将带团赴美参加“机器人大赛”,团员包括各个大学的研究机构。大赛主办方为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其设立宗旨是挑选能够让军事技术进步的民间企业,给予其资金和资源支持。

“当前是一个技术相互衍生应用的时代,计算机和互联网都是来自军事科研成果,却引发了社会和产业的变革。日本在材料、航空以及电子等诸多领域都处于世界最先进行列,这些技术都能与军用发生联系,事实只是让日本的经济产业界受益匪浅。因此不能因为涉及军用就回避研究。”众议员柏仓祐司2013年批判东大时,引用的理论依据正是科研的两用性。

对此,名古屋大学宇宙物理学名誉教授池内了向《凤凰周刊》记者指出,科研两用性是很复杂的问题,至今科学界对此仍有争议,不过“提出它是为了概括历史的现象,即发现了军事科技和民用科技相互转化运用。现在诸如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等政府机构反过来将科研两用性作为一种手段,意图推动军事科研或者民用科技的发展。”

日本政府也是实践者之一。除了防卫省,日本内阁府推出了“资金支援革新研发推进项目”,该项目相当于是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的“日本版”,已经支援了包括“镭射和等离子的技术融合”和“超越超级计算机的人工智能”等民间科研项目。对此,日本文部科学省也主张利用科研两用性实现产业振兴。

池内了表示,强调科研两用性会给国民一种印象——为了振兴日本产业、为了日本的科研水平能够在世界拥有一席之位,大学应该参与军事研究。但由于日本的特殊性,主张科研两用性的人只能强调军事技术研发是“因”,民用是“果”,没有人会反过来说。他认为,对于大学而言,参与军事研究还关系到学校的存活。“10年来,日本为了促进竞争,减少对大学的定额补助,增加特定领域研究的资金支持。因此,基本上每个大学都苦于缺乏资金,军事研究成为一个诱人的‘果实’,大学也在逐步放松‘警惕’。”

2014年12月,日本《保密法》正式生效。对任何国家来说,如果大学研究者被课以保密的义务,国民可能无从对此进行监督。此前7月,以池内了为首的47名大学教师发起了“反对大学和研究机关参与军事研究的网络署名”,他担忧地表示:“一旦大学放开参与军事研究,可能就打开了潘多拉之盒。”

亟须打破防卫省科研“痼疾”

据清谷信一介绍,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时,当时政府本来计划向现场投放防卫省技术科学本部以及大学分别制造的原子炉侦查机器人,最终使用了大学制造的机器人,防卫省的由于品质不行而没有投入。“国防机构的科研能力还拼不过大学,其研发能力也受到质疑。”清谷指出,日本防卫省基本上没有能力进行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也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今年1月发生的“伊斯兰国”绑架人质事件中,防卫省没有能力收集海外基础情报,其科研水平不足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或许因此,近几年来,防卫省开始和大学进行合作研究。2006年,统管自卫队科研领域的防卫省技术科学本部新设了“先进技术推进中心”,开始启动国防和大学的合作研究。但由于很多大学抗拒与防卫省的合作,因此实际的研发工作只能交给民间企业,比如三菱重工、川崎重工、富士重工等军工企业。

Yoshio Nishina

仁科芳雄

不过,国防产业高度依赖基础理论研究和制造工艺,军工企业虽然有技术,但是基础理论能力不成熟。此前防卫省科学技术本部让富士重工制造无人侦察机,最终没能成功起飞。

“这些军工企业几乎垄断了政府的军工订单,无论有没有能力生产,先抢下订单再说。他们早就是一个利益集团。”清谷信一评价说:“现在日本的军事技术研发尚处于‘冰河时期’,防卫省在军事研究中投入不少资金,却总是生产一些能力差但是价格高昂的国产兵器。安倍在自民党内常年钻研国防领域,深谙防卫省研发痼疾,因此积极推动大学参与军事研究。”

2013年12月,安倍政府推出的《防卫计划大纲》中写道,“防卫省应该充实和大学以及研究机关的合作,积极将可能应用于国防的民生技术进行运用。”2014年,为了加强与大学之间的合作,防卫省设立了“技术管理班”,并与一些大学和研究机关缔结了共同研究协定。防卫省提供竞争激励资金,预计3年内达60亿日元,研究项目据说包括给航空自卫队配备的F2战斗机的后继机体开发。

文/林子敬 《凤凰周刊》2015年第7期 总第536期

转载请注明:大发快3app邀请码_快3app安全吗_神彩|40° » 日本东京大学“解禁”军事研究 助防卫省打破科研“痼疾”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帝国大学要复苏
    匿名2015-04-02 18:2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