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朝鲜战争中的反细菌战是中方的造假宣传吗?

军事 sean 3802℃ 0评论

核心提示:1998年1月8日,日本《产经新闻》刊载了驻莫斯科记者内藤靖夫的文章及其所收集原苏共中央12份档案摘抄件。其内容为:朝鲜战争期间,苏联顾问曾协助朝鲜方面“伪造”控诉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证据,而中国政府提供了关于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虚假”情况。在俄罗斯没有公布完整的原始档案文献之前,在中国档案文献能够证明这些档案抄件的内容之前,任何对这些档案真实性的判定都只是一种推测,而不能形成确切的结论。

rdn_51297a8db68f5
朝鲜战争期间的反细菌战宣传画

关于美军在朝鲜战场实施细菌战问题,美国当局一直持否认态度,并说“这是共产党传统式的天大谎言”,是共产党搞的“宣传战”。[1]在美国解密的有关朝鲜战争档案中也没有发现其实施细菌战的内容。因此,国内有些学者也对美军是否在朝鲜战场上实施了细菌战表示质疑。1998年1月8日,日本《产经新闻》刊载了驻莫斯科记者内藤靖夫的文章及其所收集原苏共中央12份档案摘抄件。其内容为:朝鲜战争期间,苏联顾问曾协助朝鲜方面“伪造”控诉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证据,而中国政府提供了关于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虚假”情况。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主办的《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1998年冬季号翻译发表了这些摘抄件,并配有两名美国学者的考证文章,认为这些抄件具有可信性。于是国内有的学者据此认为,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朝军民进行的反细菌战斗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当时中国、朝鲜、苏联三国政府共同发动的政治宣传,其目的在于迫使美国改变在停战谈判中关于战俘处理原则上的立场”。那么真相到底如何?反细菌战是中国方面的造假宣传吗?关于这个问题在笔者主编的《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三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粉碎美国的细菌战》一章中根据中国的档案文献已经写得很清楚。在此,笔者根据中国的档案文献再次表明如下四点。

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作出美军确系进行细菌战的判断是极为慎重的

1952年1月28日,志愿军第42军第375团战士李广福在美军飞机过后的驻地金谷里雪地上发现有大量苍蝇、跳蚤等昆虫和蜘蛛,散布的面积长约200米、宽约100米。随后该团在外远地、龙召洞、龙水洞也发现了蜘蛛和形似虱子、黑蝇的昆虫,面积约6平方公里。该军认为:“此虫发生可疑,数地同时发生,较集中密集大,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该军卫生科无法确认这些昆虫是否带有病菌。①这是志愿军部队首次发现美军散布的昆虫。

志愿军总部接到第42军的报告后,指示采取坚决措施消灭昆虫。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还要求该军上送昆虫标本,以培养化验。2月6日,志愿军司令部向各部转发了第42军发现异常昆虫的报告,要求各部查看驻地有无同类可疑昆虫,各岗哨严密注意敌机投掷物品,发现可疑情况立即报告。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接到志愿军报告后,除了指示志愿军采取有力措施进行防疫外,还派出专家到朝鲜战场了解情况、对昆虫标本培养化验和指导防疫工作。

从1月29日到2月17日,志愿军第42军、第12军、第39军和第19兵团部队又连续在伊川、铁原、市边里、朔宁、平康、金化等地,发现美军投撒的小蜘蛛和苍蝇、蚊子、跳蚤、蟋蟀、蚂蚁等昆虫,密度最高的地区达每平方米1000多只。这些昆虫的出现比每年正常出现的时间平均提早了两个月以上1月底到2月中旬是一年中期鲜气温最低的季节,日平均气温为-4℃~-6℃,2月的日平均气温最低为-19℃~-22.5℃,这种寒冷的气温完全不适于昆虫的生存,并且这些昆虫都是在美军飞机过后发现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于2月17日下达指示,要求各部队必须高度警惕敌人投掷细菌昆虫的阴险行为,发现敌人投放细菌昆虫或其他可疑物品除收集标本上送外,要立即采取严格防疫措施进行消毒扑灭,同时作出详细报告。就在这天下午,4架美军飞机经过平康西北下甲里志愿军第26军第234团阵地投下一物品,爆炸后几名干部当场被熏倒,周围雪地立即布满苍蝇,阵地官兵目睹了这一过程,证实雪地昆虫系美军飞机投掷。18日,志愿军通报全军指出:此前各部在驻地发现可疑昆虫,“为敌机投掷后而散布者已无疑”,要求各部必须加强对空警戒,发现敌机投下昆虫立即扑灭,以免蔓延。

2月18日,中央军委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就美军投撒带菌昆虫及处理意见,呈报毛泽东并刘少奇、朱德、周恩来、林彪,报告中说:朝鲜前方敌人投撒昆虫有三种:一为蜘蛛,二为苍蝇,三为跳蚤,投撒面积甚大。“除已派专家前往现地了解外,现已将各种昆虫送往北京,进行培养化验,究竟带何种病菌,尚需两日后得出结论。据专家估计,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之可能性较大。如化验证实,防疫与灭疫工作,即须火速以大力进行(总后卫生部正计划中),并需要苏联在人力物力予以援助。”

2月19日,毛泽东在聂荣臻的报告上批示:“请周总理注意此事,并予处理”;朱德还特别批示“不宜送回,以免传染”。接到毛泽东的批示后,当晚,周恩来即拟出了反细菌战要办的事情,并呈报毛泽东:“主席批示已悉,现在计划要办的事情为:一、加紧试验前方业已送回的昆虫细菌,据初步化验含有鼠疫、霍乱及其他病菌,一二日内当可全部判明;二、前送防疫队和疫苗、粉剂及其他器材;三、先请朴宪永发表声明(即电告),中国外长继起向全世界控告,以新闻舆论配合,并要美国对后果负责;四、由和大向世界和大②建议,发动世界反对美国进行细菌战罪行的运动;五、电前方进行防疫动员,东北亦加戒备;六、将此事电告苏联政府,请其予以帮助。”③此6项措施得到毛泽东的批准。至此,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已判明,美国在朝鲜投撒各种昆虫系进行细菌战的行动,“其目的是意图进行恫吓和威胁,并试验细菌武器的效能。”④此后,即按此展开了揭露、控诉美国细菌战罪行和进行战场防疫的反细菌战工作。

从1月28日志愿军部队首次发现美军散布的可疑昆虫,到2月1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作出美军系实施细菌战的判断、下定反细菌战的决心,前后共23天时间,这充分表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对此事既高度重视,也极为慎重。

决心进行反细菌战斗争与朝鲜停战谈判毫无关系

朝鲜停战谈判于1951年7月10开始,至1952年2月19日,停战谈判实质性的议程中已有两项达成或基本达成了协议,即第二项议程“确定军事分界线以建立非军事区”问题于1951年11月27日达成了协议;第五项议程“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事项”于1952年2月17日基本达成协议。其余两项实质性议程尚未达成协议,即第三项议程“实现停火与休战的具体安排”问题的谈判于1951年11月27日以代表团大会的形式开始,12月4日起改为以谈判小组委员会的形式进行;第四项议程“关于战俘的安排”问题的谈判于1951年12月11日以谈判小组委员会的形式开始。因这两项议程的谈判双方实质性的分歧较大,至1952年1月底均无明显进展。经双方同意,第三项、第四项议程谈判从2月6日开始暂时停止,转以代表团大会的形式讨论第五项议程。第五项议程2月17日基本达成协议后,29日,第四项议程关于战俘问题谈判小组委员会复会,继续谈判战俘遣返原则问题;第三项议程关于停战的安排问题谈判小组委员会于4月3日复会。也就是说,至1952年2月19日,停战谈判关于战俘安排的问题没有达成协议,停战的安排问题也没有达成协议,并且谈判双方对这两项议程分歧较大。其中关于战俘的安排问题,从2月7日至29日,谈判小组委员会休会参加第五项议程代表团大会谈判期间,双方仍举行了参谋会议,除遣返原则外,对战俘遣返问题各条款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

无论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对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判断看,还是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心进行反细菌战斗争看,以及从朝鲜停战谈判情况看,进行反细菌战斗争都与停战谈判毫无关系。到1952年5月初,谈判的第三项议程关于停战的安排问题基本达成协议后,在战俘问题上的谈判(主要是遣返原则问题)才陷入僵局。而在3月7日中央军委就致电志愿军首长并谈判代表团,专门指示在谈判中慎重对待美军实施细菌战的事,这更说明反细菌战斗争与关于战俘问题的谈判毫无关系。

转载请注明:大发快3app邀请码_快3app安全吗_神彩|40° » 朝鲜战争中的反细菌战是中方的造假宣传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