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新疆去极端化调查

文化 sean 11174℃ 2评论

在新疆出现的穿戴蒙面罩袍、年轻人留大胡须现象,并不是外界简单理解的个人着装自由,实际是一些势力在宣扬非此即彼的两分法,以此作为区分所谓“异教徒”的标志、对抗政府的一种标志。近些年南北疆已出现多起世俗化维吾尔族受到宗教极端势力裹挟、威胁甚至殴打的现象。

宗教极端思想对新疆渗透由来已久

“共产党盖的安居房是阿热木(非清真)”、“拿政府工资给汉族打工是阿热木”、“抽烟饮酒的人死后将下地狱”、“妇女不蒙面不是真正的穆斯林”……这是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尤其南疆地区的真实存在。

新疆官方梳理出的宗教极端思想表现远不止上述:宣扬“伊斯兰教教法高于国法”;宣扬“共产党政府是异教徒政府,要推翻”;散布“政府颁发的一切证件(诸如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营业执照)都是无效的”;宣扬“圣战”、“迁徙”、“杀死异教徒可以殉教进天堂”。

“最早从一些朝觐回来的人开始,他们的着装发生变化;到后面开始变味,强迫自己的老婆蒙面、禁止吸烟喝酒、婚礼不让唱歌跳舞、葬礼不让哭,乱区分清真不清真,并以此区分所谓异教徒;再到后来,干扰义务教育、计划生育、婚姻法……”和田地区一位乡镇官员向凤凰网讲述了他所观察到的宗教极端思想渗透过程。

“穿着罩袍上街,在公共场所做礼拜,指责甚至威胁世俗化的维吾尔族‘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最后向暴力恐怖活动转化,发展到拿着斧头攻击武警干警、攻击党政机关……”和田地区另一位乡镇官员早些年曾满是担忧,担心会失控。

e54a6ca2-560b-484c-be83-cdb1b4c21fb0_size87_w500_h333

和田地区墨玉县喀尔赛镇巴扎,两位穿着时尚的女子走过。和田地区曾是宗教极端思想渗透严重地区,当地官员称过去巴扎上随处可见穿戴蒙面罩袍的女子,如今街面上已见不到。摄影:陈芳

近年来新疆破获的多起暴恐案件,无不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新疆政法委书记熊选国告诉凤凰网,“宗教极端势力只是借用宗教名义,歪曲宗教教义,目的是进行暴力恐怖活动、制造民族分裂,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他进一步指出宗教极端势力具有三个鲜明特点:

一是强烈的政治性,鼓吹“除真主以外,不服从任何政府、任何人”,推翻世俗政权,建立伊斯兰教法统治的哈里发国家,歪曲宗教信仰为政治纲领;二是强烈的排他性,恶意发挥、扩大宗教教义中具有排他性的内容,煽动宗教狂热、激化民族矛盾,把信仰“安拉”以外的一切人都当作“异教徒”,对“异教徒”戏弄、嘲讽、孤立、恐吓,甚至残害;三是强烈的暴力性,即所谓的“圣战殉教进天堂”,采取暗杀、爆炸、暴乱等反人类的暴恐手段,残害各族民众,制造民族对立,推翻政府、分裂祖国。

据凤凰网掌握的资料,宗教极端思想对新疆的渗透由来已久,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开始抬头,并与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及中亚地区的暴力恐怖主义结合,在新疆迅速渗透和蔓延,滋生出了新疆本土的宗教极端势力。彼时,民族分裂分子曾打出“分裂新疆纲领”等旗号,宗教极端思想被掩盖在分裂思想下,渗透手段隐秘,易被忽视。

1997年,新疆曾开始对三股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进行严打整治,对宗教极端势力起到一定遏制作用,但其影响依然深远。

新疆官员普遍向凤凰网反映,对当前影响至深的新一轮宗教极端思想的抬头始于2007~2008年,2009年的“7•5”事件更催化了极端思潮的蔓延。此外,国际上伊斯兰世界世俗化受阻、原教旨主义抬头的大趋势,都加剧了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的渗透。

“几年前,从表象上,一眼就可看出宗教极端对这个社会的侵蚀,和田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蒙面现象,跳舞、唱歌、放音乐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于田县委书记马志军告诉凤凰网。其任洛浦县政法委书记时,曾探索“现代文明服务车”进村入队,教育引导女性脱去蒙面罩袍,颇有成效。

“7•5”事件发生后,时任伽师县委书记的朱雪冰也感觉到了不正常,“发现穿戴有了变化,乱区分清真不清真,年轻人不吃父母做的饭……”朱雪冰提出要警惕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渗透,“这个东西很可怕,铺天盖地过来,一旦成规模,再去治理,难度就会很大”。2012年,伽师县委领导班子带头,走访每个乡每个村,进行滴灌式宣传教育。

面对宗教极端思想的迅速蔓延,如何有效治理?早两年,在民众普遍信教的南疆地区,对各级党政官员而言,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区分宗教极端思想与正常宗教及风俗习惯。

在新疆,伊斯兰教发展传播过程中,一些宗教教义教规逐渐融入到信教民众的衣食住行、文化节庆、婚丧嫁娶等日常生活与风俗习惯中,如起名、割礼、领结婚证后念“尼卡”证婚、给亡人站礼、过乃孜尔等。而宗教极端思想往往从细微处开始渗透,借用宗教名义,把宗教极端思想宣扬的理念与风俗习惯伪装混杂一起,比如鼓吹拒领政府证件,念“尼卡”就可以结婚,念三个“塔拉克”就可以离婚;穆斯林男人要留大胡须,妇女要穿蒙面罩袍等,并称此为宗教义务。具有朴素宗教情感对宗教教义教规不了解的信教民众难以区分。

“当政府治理非法行为时,他就造谣说政府干涉民族风俗习惯,新疆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甚至与民族问题扯在一起”,熊选国坦言,“怎样把宗教极端思想从正常宗教中剥离开来,既保护合法宗教活动,又能有效打击宗教极端势力,有一定难度”。

转载请注明:大发快3app邀请码_快3app安全吗_神彩|40° » 新疆去极端化调查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瓦沙比贻害无穷
    匿名2015-10-15 10:37 回复
  2. 这是好事,只要能分辨出来谁是极端疯子,我们消灭他们就是了。
    匿名2015-12-27 09:20 回复